刘洋:像男人一样挑战极限历经险情

2012年06月21日 03:09 现代快报

 

刘洋,女,汉族,河南省林州市人,中共党员,学士学位。1978年10月出生,1997年8月入伍,2001年5月入党,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四级航天员,少校军衔。曾任空军某师某团某飞行大队副大队长,安全飞行1680小时,被评为空军二级飞行员。2010年5月正式成为我国第二批航天员。经过两年多的航天员训练,完成了基础理论、航天环境适应性、航天专业技术、飞行程序与任务模拟训练等8大类几十个科目的训练任务,以优异成绩通过航天员专业技术综合考核。2012年3月,入选神舟九号任务飞行乘组。

挑战极限

不拿“女性”当借口

高挑、白皙、短发,秀气的单眼皮。33岁的刘洋身着浅蓝色衬衫坐在两位男航天员旁边,像绿丛中一朵安静的百合花。

实际上,飞行并不是刘洋最初的梦想。曾想过要当律师、售票员、白领丽人的小姑娘,在高三那年阴差阳错地一路过关斩将成了中国第七批女飞行员。2001年夏天,从航校毕业的她成为飞行部队一名运输机飞行员。安全飞行1680小时,是她写在蓝天上的骄人历史。

2009年,中国第二批航天员选拔悄然启动。经过层层选拔,技能娴熟、个性开朗的刘洋与另一名女飞行员组成了中国首批女航天员。她们都已婚,尚未生育。

还是飞行员的时候,刘洋觉得自己是离天空最近的人。迈入航天员队伍她才知道,从天空到太空,还有太远太远的路。

训练的严酷超出她的想象:转椅训练过去在飞行部队也有过,为时4分钟,而航天员的转椅训练每次持续15分钟,对谁而言都是一道难过的关。

“5分钟好像是我的极限点。听到4分钟报时,我突然浑身冒汗,像晕车一样说不出的恶心,但我不能吐,更不能喊停。教员说过不行了就喊停,但从第一批航天员到我们这批航天员,没有人中途停过。因为身体对转椅会有一种条件反应式的记忆,如果你第一次呕吐或停止,下一次就很难坚持了。”刘洋回忆说,“我只好拼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幻想自己站在美丽的海边,看夕阳,看浪花。第一次挺了过去,第二次好多了,后来就一次比一次顺利了。”

太空环境不会因为性别不同而区别对待。刘洋像男航天员们一样日复一日挑战极限、对抗负荷。如果没有对飞行的热爱,很难坚持到底。

重重选拔

从两名女航天员中胜出

经过两年多的训练,刘洋以优异成绩通过航天员专业技术综合考核。在神舟九号飞行任务乘组选拔中,她与另一名女航天员都通过了初选。

2012年3月,根据最终考核结果,刘洋入选神九乘组,代号03,主要负责空间医学实验的管理。迎接她的,是更为紧张的学习与训练。“我把训练时间延长、延长、再延长,休息时间压缩、压缩、再压缩。”刘洋说,“我没有感到累,而是很幸福——被人信任的幸福,被国家需要的幸福。”

她曾在航天员中心举行的演讲比赛中,讲述自己从飞行员到航天员一路走来的幸福与感动,拿了冠军。她被公认“口才好、文笔好”,是出色的业余主持人。她喜欢看历史、小说、散文,还准备把“百家讲坛”录音带上飞船。她喜欢做菜,可乐鸡翅、石锅拌饭最拿手,也给父母织过围巾。柔中有刚

历经险情锻造完善性格

穿越天际迈入太空的女航天员,柔中有刚。

景海鹏讲了一件小事。一次地面模拟训练中,刘旺和他全神贯注实施交会对接,突然出现“失火”信号——这是教员们给乘组设置的应急题目。这时,正在监视同伴操作的刘洋第一时间根据操作手册发出指令:“撤退!”

“这种情况在实际飞行中概率太小,但她能清晰、迅速地发出指令,很难得,说明她特别自信、果断。”景海鹏说。

像许多老飞行员一样,刘洋在驾驶运输机驰骋蓝天的那些年里,也曾多次遭遇险情。

2009年,刘洋接到命令:最快速度赶到西安实施人工降雨。偏偏天气不好,从武汉起飞就有些小雨,没多久,机身开始结冰。那天的冰层特别厚,加温等常规除冰方法不管用。此时,飞机不能有一点晃动,一晃,速度就往下掉。继续往前飞,危险;返航的话,久旱的西安还等着降雨呢。刘洋决定不返航。同事们在地图上寻找最近的机场以备降落,她则死死把着驾驶杆,针对各种气流不停修正。

“前方云层变亮了,空中好像有一缕阳光洒下来。我心情豁然开朗,知道我们的飞机有救了,能在第一时间赶到西安了。”刘洋回忆说。

这次经历留给刘洋这样一个信念:在坚持不了的时候再坚持一下,成功也许就在前面。

“你的职业决定了不可能享受到太多相夫教子平淡生活的快乐。你幸福吗?”记者问。

刘洋答:“我喜欢孩子,也热爱生活。相夫教子是一种幸福,但我在飞行中获得的幸福也是别人体验不到的。

神女·专访

能克服困难离不开丈夫的支持

任务执行完再考虑要孩子

记者专访中国首位“神女”刘洋——

能克服困难离不开丈夫的支持

任务执行完再考虑要孩子

记者:入选乘组的心情如何?

刘洋:感触很多,不仅仅是高兴。我国时隔7到8年才招收女飞行员,我高三那年赶上了。当了几年飞行员,赶上2009年我国选航天员。在我加入这个队伍以后,又赶上了神九任务。我真真切切地感到,个人的成长和国家的发展、时代的进步密不可分。

记者:从新闻里看到神舟五号、六号、七号航天员们访问太空时,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他们一样吗?

刘洋:完全没有想过。那时我是一名飞行员,我已经觉得自己是离天空最近的人了。我很热爱我的飞行事业,但从未想到国家会招收女航天员。即便是招收,那么多人愿意投身航天事业,我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被选中呢?没想到我会这样幸运。对这种幸运,我很珍惜。

记者:对这次任务有信心吗?会遇到什么困难?

刘洋:国外有很多女航天员访问过太空,增强了我们的信心。女性和男性各有优势,只要把两者结合起来,一定可以更好地完成飞行任务。我现在充满期待,没有畏惧。景师兄说过的一句话让我特别感动——“只要祖国需要我去飞行,哪怕只有百分之一成功的希望,我也义无反顾。”而且,我相信我们的载人航天技术,相信身边的工作人员,也相信我们自己。再说,任何事情都有风险,风险来的时候面对它、战胜它就是了。

记者:对两个“师兄”有何评价?

刘洋:我曾有过担心,景师兄已经上过天了,会不会对这一次任务稍微掉以轻心,或者以自己的经验自居?没想到,他认真、细致的劲头比我们新人更甚。我们的手册有8本书、1尺厚,他经常抽出时间带我到模拟区,一个按钮一个按钮地教我。我想,他的责任心和组织能力,能让我们这个乘组发挥出“一加一加一大于三”的效果。

而刘师兄是一个沉稳、内敛、冷静的人。他很睿智,有一种触类旁通的悟性。我们每个模拟器的状态是不一样的,有的延迟误差小一点,有的延迟误差大一点。我看他手控交会对接这么多次,不管模拟器是什么状态,都做得特别好,操作的稳定程度让我很有信心、很钦佩。两位师兄都非常绅士。我从不把自己当女性,但他们很关照我。

记者:对于你执行飞行任务,家里人是什么态度?

刘洋:我丈夫非常支持。我当飞行员的时候,他就从事飞行的地面保障工作。现在我当航天员了,他又来保障航天员。我训练时都住在航天员公寓,只有周末才回家。双方父母年纪大了,还有柴米油盐忙不完的琐事,但是任何事情他都不会跟我讲,自己默默地去做完。不是说他不需要我,而是不允许我因为这个家而分心。我之所以能克服那么多困难走到现在,跟他的支持分不开。

记者:要孩子的时间表有了吗?

刘洋:等任务执行完再说吧。

神女·关注

为何安排女航天员飞天?

女性参加飞行

可提高工作效率

为什么要安排女航天员加入飞行乘组?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新闻发言人武平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女性更加周到细心、耐受能力更强,女航天员参加飞行,可提高乘组工作效率。

武平说,女性是人类的半边天,没有女性参与的载人航天是不完整的。迄今为止,世界上已经有7个国家共50余名女航天员执行过太空飞行任务,充分证明了女航天员完全可以胜任并出色完成太空飞行任务。我国女航天员参加载人航天飞行任务,填补了我国女性航天飞行的空白。可以带动女航天员相关飞行产品的研制和女航天员选拔训练等方面的发展,还可以进一步扩大载人航天工程的社会影响,展示中国女性的良好形象。

中国第一位进入太空的航天员杨利伟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对此进行了解释,“对于人类探索太空的实践来说,男性与女性在太空的生理变化和感受是不同的,因此我们也需要女性航天员,为今后的航天活动积累更多的规律和经验。”

美国女航天员关注刘洋

不让女性进太空

会影响航天进步

中国的女航天员将进入太空,美国的女航天员们也将密切地关注这一历史性时刻。美国第一位黑人女航天员梅·杰米森认为,中国载人航天技术中起用女航天员的意义十分重大。

杰米森在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长大,她小时候对于航空领域鲜有女性感到不满和困惑。“如果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就有像我这样的女航天员已经开始为美国航空航天局工作,我在事业起步时候就会变得容易得多。”她说,“中国选拔女航天员是非常明智而重要的决定。”

如果排斥女性,则会使中国在航天领域中进步的潜能打对折,杰米森说,“中国有着极其丰富的人才资源,但如果这些顶尖人才没有用武之地,就无法最大限度地进步发展,我很高兴看到中国女航天员出现。”

华盛顿美国大学公共政策管理系的教授霍华德·麦克迪也认为,NASA因为早期在载人航天领域排斥女性而有所损失,“男女航天员协力工作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