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之开放思想的借鉴意义

2012年06月14日 05:01 网易新闻中心

明末清初的王夫之,是最先接受西方思想影响,冷眼看世界的中国思想家、哲学家。他受西方科学思想的影响,既敏锐地认识到西方文明的巨大借鉴作用,又不能跳出本民族古老文化传统观察问题的立场。他的思想开放所产生的两面性,对后人学习西方文明产生了重大影响。

王夫之所处的时期,西方正处于科学革命时代。自然科学的发展正处在人类大踏步的前进时期。对古老的,曾经在各方面领先世界的中国来说,思想和自然科学的发展正处在重大的转折期。这是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第一次遭遇的思想和科学的挑战。传教士带来了望远镜、世界地图,其它的文明成果和现代化的数理化知识等。王夫之对此有感受,但都没有从本质上认识藏在这种文明后面的现代科学思想意义,没有认识到这种文明后面潜藏的现代理念在未来的深远历史意义。

王夫之对西方科学的观察眼光是敏锐的。他把握了西方科学的两大要素:实验方法和建立在形式逻辑上的数学方法。但是他仅仅是看到西方科学的具体长处,否认了其中值得吸取的哲学营养——思维方式。他说:“盖西夷之可取者,唯远近测法一术,其他皆剽袭中国之绪余,而无通理之可守也。”王夫之学习借鉴西方文明成果的局限性在于他跳不出“华夷之别,在于文野”的封建传统文化藩篱。中华民族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是值得骄傲的,但这种骄傲在历史的转折时期就会变成巨大的包袱,阻碍它学习其他民族的长处。

王夫之向西方学习的态度是批判性的。西方科学进入中国是随同天主教徒传教一同进入的。王夫之认为崇拜天主就是亲近鬼神的迷信。认为君子以人事天,小人以鬼治人。王夫之把这种批判精神贯彻到评判西方科学发明时,就显示了他孤陋寡闻的一面。如他评论利玛窦的地圆说时讲:“玛窦如目击而掌玩之,规两仪为一丸,何其陋也。”

回顾中国人向西方学习的历程,在孙中山先生之前,我们对西方先进性的认识都是物化的。当西方科学技术以坚船利炮的方式强行在中国提出挑战时,很容易形成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学习立场,片面地学习西方表面的长处,而对藏在表象后面的科学思维方法、先进生产制度、先进的社会制度视而不见。思想观念的保守是导致中国向西方学习失败的最大原因。王夫之作为最早时期接触西方科学文化的思想家,民族自大的思想和学习西方科学文明成果是混在一起的。民族自大的心理使得他不得不从中国的古老思想中去寻找西方科学文明的中国根,这种认识的片面也是王夫之所处时代的局限。

王夫之的开放观开创了中国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的先河,但他恪守古代思想文化传统的保守性又阻碍了深入全面系统学习西方思想文化制度的文明根基。用现代的眼光看,王夫之是当时站在中国哲学思想的最高点去学习西方文明的思想家。这种开放思想的学习也是在西方科学文明刺激下被动的反应,他想最终从中国古老的思想文化传统中去找出西方文明成果的成长原因。中国这艘古老的巨船从此也就在思想上开启了被动化的现代文明航程。

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之际,总结过去的辉煌成就,进一步推进改革开放的伟大事业,回顾王夫之在怎样处理学习西方的思想态度时,我们有理由认为,我们学习西方现代文明成果,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还要汲取西方文明的思想营养,思维方式,要学习西方的合符科学精神的管理方法、管理经验,并上升到制度层面去反思对比。在这种对比与反思中,我们的胸怀必须是世界的,眼光必须是面向未来的,立脚点又必须是民族的。只要我们坚持实事求是的政治路线和思想路线,我们就会在历史的多角度、民族的多维度发展中走出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