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炽:近代中国维新派代表人物之一

2012年06月25日 03:40 瑞金政府网

陈炽(1855—1900)原名家瑶,字克昌,后更名炽,取字次亮,别号瑶林馆主,瑞林乡禾塘村人。父亲陈斌,清同治间举人,候选教谕,栋选知县,以廉善著称于世。

陈炽幼学卓异,聪颖超群,有“神童”之誉。19岁以生员身份参加省试,以优异成绩被保送入京,备作拔贡。次年朝考,录为一等第4名,钦点七品小京官,签分户部山东清史司任职。21岁,乞假回乡,与诸友人叙情谈诗,颇为欢洽。在家乡,集资倡设宾兴会,专接济应考之贫困生员、秀才。光绪七年(1881),他与陶福祝等人合刊诗集,名曰《四子诗录》。次年,他应乡试中第46名举人,任职户部。

光绪十二年,陈炽参加军机章京录取8名的考试,一举夺魁。是年冬,为户部额外司员,次年升额外主事。1889年,西太后归政光绪皇帝,奖擢有劳人员,陈炽以此转为户部主事。其间曾先后上书李鸿章、翁同龢、陈宝箴等当政者,对朝鲜之内乱、黄河之改道、铁路之筹建诸事管陈己见,颇得善纳。1891年,枢桓例保,陈炽升为员外郎,诰授中宪大夫。是年冬,父丧丁忧,乞假归籍,途中为郑观应参定其所著论洋务55篇。嗣后定名为《盛世危言》,并为之作序。抵家后,在营葬父亲的同时,仍奔波于宾兴会之事。1894年返京途中,与陈立三并游庐山,览胜伤情,忧国忧民。

陈炽为挽救民族危亡,振兴中华,留心天下利弊。深究富强要策,曾不辞劳苦,遍历沿海诸要埠,亲历香港、澳门诸繁区,考察其政治、经济诸形势;又博览群书,较古今得失,广泛结交通晓洋务者、外交使节,综合心得,于1894年撰集成书,题为《庸书》。《庸书》内外百篇,涉及面广,内容极为丰富,它针砭时弊,全面阐述其治内攘外,挽救危亡的主张,并指出:救亡图存,要抑制西方侵略,又要学习西方的先进经验,同时在教育、商务、法律、农政、边防、医学诸方面皆有其独到的论述。该书的主题是:中国必须改革,必须变通。《庸书》的问世,在当时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不少书局竟相刊印,一版再版。《庸书》在维新运动高涨之际,被改良派作为变法的参政书进呈光绪皇帝御览。

陈炽是维新运动的有力推动者和积极参与者,同时也是帝党与维新派的中间联络人。1895年6月,他为翁同龢与康有为起草变法大纲,并捐助资金,使近代中国最初的维新报——《万国公报》得以是年7月刊行。然后又频集通才,谋开新会,集体捐款,于同年8月成立“强学会”,陈炽被公举为提调。强学会三日一会于北京嵩云草堂,商谈时政,抗声救亡,来者日众,影响甚广。谈会除刊印一些宣传变法维新的报刊书籍外,还向外国购置图书、仪器等,对推动维新运动的开展起了积极作用。11月,京师强学书局成立,陈炽为总董。是年底,书局遭封禁,后改为官书局,陈炽仍留局任事。

1896年夏,陈炽升为户部郎中,仍兼职军机处汉头班章京上行走。8月,为上海《时务报》捐银200元,并兼任该报在京城代收捐款、发行诸事。陈炽为进一步研究经济问题,探索中国富强之路,是年撰写并刊印了一部系统的经济专著,取名《续富国策》。该书分农、工、商、矿4卷、凡60篇,较系统地阐述其振兴经济的思想及方略。主张设立议院,振兴商务,发展工商业,并提出成立商部,制定商律,保护关税,取消厘金,设立公司,实行专利等保护商业措施。《续富国策》一版再版,深受时人的欢迎。

1897年8月,陈炽参加了不缠足会并被选为理事。此时,陈炽还参加了官府编撰时书方略,并获编撰、校勘之功,“著俟得知府后,以道员在任候补,得道员后加二品衔记名御史”。但此时的陈炽一责翁同龢因循守旧,变法不力而导致关系破裂;二劝汪穰卿勿讲议院民权,恐遭忌恨;三恨雄心报国国不应,变法救亡壮志未遂。其多年心血之著作——《庸书》被禁止销售发行。思虑种种,极端苦闷。1898年戊戌政变,维新志士或遭戕或遭戍、或逃亡国外,维新事业终成泡影,陈炽一时愤慨不已而中狂病,往往酒前灯下,时高歌、时痛哭、若痴若狂,竟于1900年6月9日病卒于京都赣宁新馆,时年45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