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存统的“少年中国梦”

2012年06月13日 02:00 浙江日报

 

施存统(1899—1970),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中共二大代表,曾经担任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共青团前身)第一任中央书记。作为中共最早的党员之一,他参与了东京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的组建工作,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劳动部副部长等职。

在中共二大代表中,有一位浙江人,名叫施存统。作为中国青年运动的先驱,他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共青团前身)的第一任中央书记。日前,记者专程寻访了他的家人和有关知情人。

热血男儿,激扬文字

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因为痛感传统的中国社会暮气沉沉,整个国民都呈现出老年人的心态,缺乏一种生龙活虎的精神,中国一些有识之士和知识分子提出“少年中国”这一响亮口号振奋民族精神。施存统的早期生活,就和青年运动密切相关。

1899年冬,施存统生于现今金华市金东区叶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在他读书时,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辛亥革命推翻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在金华县的长山高等小学,施存统读了很多书。

“他为祖国的国土被割裂、人民被奴役,为日本强迫中国承认‘二十一条’而义愤填膺。他后来说,这时候他‘为家的热度已不及为国的高’。”施根叶是施存统的侄子,是金华市金东区的一名退休干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介绍了当时施存统的想法。

施存统的心里,一团火焰开始悄悄地燃烧。1917年,在舅父的资助下,施存统考取了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在周围教师的影响下,他倾向进步。1919年9月,他和其他进步学生一起组织了“全国书报贩卖部”和“书报贩卖团”,大量销售《新青年》、《星期评论》、《少年中国》等宣传新思想的刊物,还在1919年11月1日出版了《浙江新潮》。这是施存统第一次开始参加青年活动。

1919年11月7日,施存统写了当时惊世骇俗的文章《非孝》,不满过分的孝道干涉人的自由、平等、博爱,主张用平等的“爱”来代替不平等的“孝”。这篇文章被当时的北洋军阀政府视为“洪水猛兽”、“大逆不道”,闯了大祸:当时的浙江省长公署发出训令,责成教育厅切实查办。在这种压力下,《浙江新潮》被查封,施存统被开除,陈望道、夏丏尊等一批新派教员被解聘。

杭州呆不下去,施存统开始了另一场探索:他得知北京正在试验工读互助团,他和同学俞秀松等人立即前往。但两个月后,因为管理不善,工读互助团解散,试验失败。施存统得到的教训是“社会没有根本改造以前,不能试验新生活”。

挫折,并没有浇灭施存统心中的火焰,反而使它烧得更旺。1920年3月27日,施存统和俞秀松一起来到上海,在《星期评论》杂志社工作,认识了陈独秀等人。1920年6月,上海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施存统成为发起人之一。

追逐理想,远渡重洋

马克思主义,是时代跳动的脉搏,当时在广大青年中引起了广泛的共鸣。

1920年6月,施存统东渡日本,在青年留学生中筹建东京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他还想在日本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考察日本的社会主义运动。

“到日本后,因经济困难,父亲未进正式学校,他向一位日本下女(服务员)学会了片假名、平假名,开始自学日文,通过几个月的刻苦学习,达到能借助字典,阅读原文的程度。”施月明是施存统的女儿,也是著名音乐家施光南的姐姐,她叙述了施存统在日本的这段生活。

在日本时,施存统不断地把日本学者对社会主义的研究论著翻译出来,寄回国内发表,还发表了大量介绍、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文章。

“1921年,中共一大召开,东京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本应由施存统出席,考虑到同在日本的周佛海,很长时间没有回国,又正好赶上暑假,他主动让周佛海回国参加了一大。”施根叶说。

中共一大之后,施存统继续在日本发展党员,吸收了10多人加入中国共产党。因为他频繁地和日本共产党交往,并且在旅日青年进步学生中从事革命活动,引起了日本警方的注意。

“他在1921年5月的信中说,他几乎每天都受到日本警察的骚扰。那年12月,他被日本当局拘捕,在东京监狱关了半个月后,1922年1月被驱逐出境。”施根叶说,施存统非常坚决,当着日本警察的面说他今后还要研究马克思主义,还要联系日本社会主义者,他说中国要赤化,日本早晚也要被赤化。

引领青年,鞠躬尽瘁

施存统回国后到了上海,陈独秀派他担任中共中央局机关报《先驱》的编辑工作,并任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临时中央局兼上海团的负责人。

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先于中国共产党于1920年成立,由于成员成分复杂,加上负责人张太雷参加少共国际代表大会停留了较长时间,青年团的活动在1921年5月前后,陷入了停顿状态。

接到重振青年团的任务后,施存统首先提出,社会主义青年团是专门信奉马克思主义的团体,还要求指示各地团组织重新登记。

1922年5月在广州召开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了“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的政治口号,在这次大会上,施存统被推选担任团中央首任书记。

同年6月,中共二大在上海举行,施存统是中共二大代表,这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少年运动问题的决议案》,这是党的历史上,第一次对青少年运动作出决议。

与此同时,施存统还创办了社会主义青年团的第一份团刊《先驱》,一共出了25期。“《先驱》刊物的出版工作,从约稿、写稿、编辑,到校对、跑印刷厂,都是他一个人干的。”施根叶说。

施存统担任团中央书记时,社会主义青年团朝气蓬勃:支持孙中山反对陈炯明;支持“二七”大罢工;在上海发起纪念被当局杀害的黄爱、庞人铨的运动,还开了追悼大会……

“1922年,施存统就被捕过两次,一次是支持上海日华纱厂罢工,组织了一个募捐活动,他参加了一个小组去街上募捐,结果被捕;另一次,是因为散发传单,反对曹锟贿选,在北平被捕,后来由李大钊保了出来。”施根叶说。

1923年8月,施存统再次被选为团中央执行委员,因为长期工作劳累,他患有神经衰弱症,身体没法再承受,于是辞去团中央书记这个职位,到上海大学任教。

在此后的日子里,施存统参加了北伐,并且继续教导进步青年。在1929年到1936年间,他编著了《资本论大纲》、《苏俄政治制度》等20余种译著,帮助许多青年走上了社会主义革命的道路。

1945年,他和黄炎培等人创建了民主建国会,支持共产党的活动。新中国成立后,他以民主党派人士身份出任劳动部副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