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多次威逼利诱拉拢的陈独秀

2012年06月14日 11:34 人民网

陈独秀痛失两个爱子后又被捕入狱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陈延年、陈乔年相继被国民党杀害。陈延年和陈乔年于1922年6月至1923年先后赴法国勤工俭学和赴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陈延年曾先后任中共广东区委组织部长、区委书记,中共江浙区委书记,江苏省委书记,1927年6月29日牺牲时,年仅29岁。陈乔年先后任中共北京地委组织部长、北方区委组织部长,中共湖北省委书记,中共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长等职。1928年1月19日牺牲时,年仅26岁。大半年时间内,陈独秀痛失两个爱子,身心受到巨大摧残。

陈独秀曾经对濮清泉(濮德治)说:第五次代表大会,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大家骂我是“右倾”机会主义、投降主义,我投降了哪个?蒋介石把延年、乔年都杀了,我投降他吗?汪精卫高唱:“革命的到左边来,不革命的滚开去。”不仅我以为他是“左派”,连斯大林也认为他是“左派”。

1929年11月5日,陈独秀被开除党籍。在这期间,陈独秀逐渐接受了苏联托洛茨基的观点,对共产国际的独裁专制颇为不满,办刊物、写文章声明中国的问题应该由中国人自己研究解决。

陈独秀虽被开除党籍,但他并未放弃信仰和追求,并且坚决反对南京国民党政府的黑暗统治。

1932年10月,在上海家中,国民党以“危害民国罪”为名将陈独秀逮捕入狱。

陈独秀是被费克勤出卖被捕的。上海市长吴铁城获悉后立即电告南京政府,蒋介石电示称陈独秀系危害民国罪,应交法院审判,将其押解南京军事法庭审判。

1933年4月14日,江苏省高等法院开始公开审理陈独秀的案件,指控他“危害民国”。陈独秀大声抗辩:“我只承认反对国民党和国民政府,却不承认危害民国,因为政府并非国家……孙中山、黄兴等曾推翻满清政府,打倒北洋政府,如谓打倒政府就是危害国家,那么国民党岂非已叛国两次?”旁听席上传出一阵哄笑。

陈独秀的辩护律师是他的好友章士钊。章士钊引经据典、长篇大论,并以陈独秀被中共开除党,成为托派为辩护的基点,指出陈独秀“国民党取掎角之势以清共也”。

陈独秀听罢立即起立声明:“章律师之辩护全系其个人之意见,并未征求本人同意……本人之政治主张,不能以章律师之辩护为根据,应以本人文件为根据。”让章士钊尴尬难堪的“本人文件”即是《辩诉状》。

陈独秀在国民党监狱中的日子

为了应付这次审讯,陈独秀早在2月2日就写好了《辩诉状》。这份文件从法理上将国民党政府与国家作区别,称“国民党才是‘危害民国者’”,国民政府是“误国政府”,这样的政府如不早日下台,“则必定会丧失国家前途”。他始终不承认自己已经偏离了共产党背弃了自己所信仰的主义,他认为自己是党内反对派,即他的诗中所说:“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

陈独秀和章士钊的辩诉,纵然有理有据,法院还是按着当局的旨意判处陈独秀有期徒刑13年,剥夺公民权15年。宣判完毕,陈独秀当场大声抗议:“我是叛国民党,不是叛国!裁决不公我要上诉!”

事后,老友柏文蔚曾对陈松年说:“你父亲老了还是那个气,想当英雄豪杰,好多朋友想在法庭上帮的忙也帮不上。”

当时陈独秀已经53岁,这也是他一生之中第五次被捕入狱。

不过,党史学界对陈独秀一生被捕的次数有四次和五次之说,陈长璞取信的是“五次说”。争议的是1913年7月的第一次被拘是否算被捕。陈独秀时任安徽都督府秘书长,协助都督柏文蔚参加讨伐袁世凯的“二次革命”,却因柏文蔚部下胡万泰叛变而失败,在途经芜湖时被驻军在此的龚振鹏“绳绑”。《陈独秀大传》著者任建树认为,“被捕是司法术语,而这次陈独秀被龚振鹏从座上客捆绑起来,与政权机关捕人性质不同”。所以他采信“四次之说”。

1934年,陈独秀在狱中作诗《金粉泪》56首,诗中以翔实的历史,借古讽今,抨击了以蒋介石为首的四大家族的黑暗和腐败统治,他在诗后落款则用“所谓民国二十三年”;在狱中为刘海粟大师《古松图》的题词:“黄山孤松,不孤而孤,孤而不孤,孤与不孤,各有其境,各有其图,此非调和折中与孤与不孤之间也”及“行无愧怍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1937年应上海一位知名绅士甲原先生之请,陈独秀题词:“公理没有强权,便是无力的废物,强权不讲公理,终于崩溃”。在陈长璞看来,爷爷的个人魅力及革命决心在这里可以显露出来。

在狱中的陈独秀迎来了许多国民党政要,他们以老朋友的身份劝其悔过,职位高的予以传讯,职务低的前往探监。1932年10月25日,军政部长何应钦传讯。陈独秀称之为“半谈话半审问”,听了陈独秀对时局的看法和对中国共产党的态度,劝其同政府合作,会见后还向陈独秀“索书纪念”。此后,北大校长蒋梦麟、教育部次长段锡朋、铁道部长顾孟余,以及陈公博、徐恩曾等先后前来“探监”,条件是只要写一个悔过书,就可以自由,但都是悻悻而归。

鲁迅评价陈独秀说:“假如将韬略比做一间仓库罢,独秀先生的外面竖一面大旗,大书道:‘内皆武器,来者小心’但那门却开着的,里面几支枪,几把刀,一目了然,用不着提防。”

"我本无罪,悔悟失其对象"

1937年,由于抗日战争的爆发,国民党释放政治犯,陈独秀于当年被南京高等法院提起释放,他在狱中被关押了五年。1937年8月21日,司法院下发了陈独秀减刑的公文,称:“该犯入狱以来,已逾五载,近以时局严重,爱国情殷,益深自悔悟……将该犯陈独秀原处刑期减为执行有期徒刑五年,以示宽大。”陈独秀对这一说法非常生气,出狱以后立即给《申报》编辑部写信:“谓我‘爱国情殷,深自悔悟’,爱国诚未敢自夸,悔悟则不知所指……我本无罪,悔悟失其对象,罗织冤狱,悔悟应属他人。”

出狱后,老友胡适劝他去美国做“寓公”,蒋介石请他出任国民党劳动部长,均被他拒绝。国民党政府又出资10万元请他另立“共产党”,参加国民政府,陈独秀未被利诱。

蒋介石让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陈果夫出面,请陈独秀当劳动部长,以每年10万元经费和国民参政会5个名额为筹码,由国民党中央秘书长朱家骅出面,要陈独秀组织一个新的共产党。陈独秀听后表示:“蒋介石杀了我许多同志,还杀了我两个儿子,关了我5年牢,我与他不共戴天,现在大敌当前,国共合作,既然国家需要他合作抗日,我不反对他就是了,要我组织新共产党,要我参加政府,真是异想天开!”

1937年七七事变后,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根本的转变。陈独秀出狱后,审时度势,批评了托派的极“左”主张,宣布与托派决裂,拥护国共合作,拥护中共的抗日纲领,积极投入全民族抗战行列。

陈独秀出狱之时,日军正在进攻上海。上海的托派有人要陈独秀去上海重振“党组织”。陈独秀说:“我的意见,除陈独秀外,不代表任何人。我要为中国大多数人说话,不愿为任何党派所拘束。”

1937年9月9日,陈独秀乘船离开南京赴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