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锡山:山西不可绕过的一座“山”

2012年06月21日 02:09 中国新闻网

“山西王”政治生涯的开端:左右摇摆中吸取教训

领导辛亥太原起义获得成功,是阎锡山戎马一生的开篇。获得孙中山非常高的评价,在国内也是仅此一人。

然而辛亥革命成功后,袁世凯却篡夺了革命果实,当起了大总统。对于袁世凯的真面目,阎锡山虽有所认识,但摄于袁世凯的威力,又对袁抱有幻想,最终成为了袁世凯的同谋。

1912年8月25日,同盟会等五团体正式改组为国民党,由于袁世凯对革命党人恨之入骨,阎遂于1913年春宣布脱离国民党,并听任袁派到山西的爪牙肆意打击、迫害以至杀害同盟会员。

1915年袁世凯阴谋称帝,阎锡山更是提供经费银币两万元,还说“以中国之情决不宜沿用共和制度”,要求“废共和而行帝制”,并恳求袁“以大有为之才,乘大有为之势,毅然以救国救民自任,无所用其谦让”,袁世凯阅后喜不自胜,批复“颇有见地”。

篡夺了辛亥革命胜利果实的袁世凯称帝后,遂封阎锡山为一等侯。而拥戴袁世凯称帝,阎锡山可谓不遗余力。不过,后来他却说这乃是根据孙中山的指示,为了保存北方革命力量而采取的措施。

袁世凯死后,阎锡山找到了新的靠山段祺瑞。由于段祺瑞执政后,拒绝恢复被袁废弃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孙中山在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下令讨伐段祺瑞。此刻阎锡山站在段的一边,但在后来抗击护法军的战斗中遭到惨败。

“拥袁称帝”与“反对护法”的相继失败后,阎锡山汲取经验教训,开始在山西大搞建设,表面上韬光养晦,暗中却在扩军备战。

“造产救国”:太钢第一任“董事长”

如今的太原钢铁集团是目前全球最大的不锈钢企业,然而却很少有人知晓,太钢就是出自这位山西“土皇帝”阎锡山之手。

“造产救国”与孙中山的所倡导的“实业救国”一脉相承。他把孙中山提出的“实业救国”移师山西,大兴“造产救国”,使得当时山西偏安一隅,相对独立。

1912年,孙中山来到山西视察时曾讲,“此次到山西,见山西煤铁甲于天下。方今为钢铁世界,有铁有钢可以自制武器,以供全国扩张武备之用。”

于是,阎锡山先后在太原建立了大小炼钢厂和一系列机器业工厂,大力发展军火工业。从德国引进制造大炮、机关枪的精密机器和技术,既能生产兵器,也能生产民品,为山西打下了相当规模的工业基础。

据山西省社科院历史所近代史研究室主任雒春普介绍,在上世纪一二十年代,全国有三个生产军火的基地三足鼎立,一个是汉阳,一个是沈阳,还有一个就是太原。

据介绍,他修建了可以大量制造步枪、机枪、大炮和弹药的兵工厂,又把军队由民国初年的4个旅扩编为17个师。

阎锡山故居副馆长说,1933年,阎锡山精心编制了《山西省十年建设计划》,成立西北实业公司,自任总经理。他这西北实业公司主要有煤炭、矿产、炼钢、烟草、面粉等30多个企业。最著名的就是太钢,其前身就是阎锡山创办的。

山西省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李茂盛说,阎锡山在山西建设是很有成绩的,在北洋军阀和国民政府时期,山西就被命名为模范省。在抗战进行时,他所执掌的第二战区是模范战区。所以,阎锡山的一生得了三个模范。

修建“窄轨”铁路之谜:是“偏安一隅的谋略”还是“穷且算计”?

在山西境内,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县都有煤炭,而且储量丰富,品种多,质量高。但当时的山西,因山川阻塞,运输落后,资源优势无法发挥,“捧着金碗讨饭吃”。

“同蒲”铁路线,让山西走出去的一条“天路”,对于山西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这条贯穿山西省中部的南北铁路干线也与阎锡山有着莫大的关系。

据雒春普介绍,那个时候已经认识到交通对经济和地方发展的重要性,许多地方的有识之士就提出来要修贯通南北的同蒲铁路,但是几起几落一直没着落。

“一是与政局动荡有关,再一个经济也是一个问题。从北洋政府到南京政府,都不给地方政府投资的。三十年代的阎锡山要大规模搞建设,交通问题就是瓶颈。所以,他就把同蒲铁路的建设重新提到日程上。”雒春普认为。

1928年,阎锡山向南京国民政府提出修建同蒲铁路的要求被拒绝后,他便提出要自筹资金修筑。阎锡山一向精打细算,在修筑同蒲铁路上有了极致的表现。

据雒春普介绍,阎锡山亲自算了一笔账,他算得很细。有一个很玄的说法,阎锡山修同蒲铁路,把水泥都算到修完以后只剩了几袋的地步。

雒春普说,同蒲铁路从1932年开始动工,到1937年仅仅5年时间将近800公里的铁路修通。最后按照计划通车里数只差了十几公里,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就是现在也是很不容易的。

在山西有一种说法,阎锡山把同蒲铁路修成窄轨,便可以从交通上将山西封闭起来,才得以偏安一隅。

然而事实却不尽然,铁路非修不可,却正值“中原大战”受到重创之后,阎锡山饱受资金之困,一下拿不出那么多线,所以萌生“窄轨”之念。

据阎锡山故居副馆长介绍,阎锡山当时主要考虑到山西的经济实力薄弱。如果要买正规的宽轨铁路,修成以后50年都还不了债务。如果用德国人退下来的窄轨铁路,20年以后就可以赚到钱,不亏损。

“当时修窄轨铁路时,地基做的是宽轨的。用现在的话说,基础设施建设都是按宽轨标准做的,但用的是德国人退下来的窄轨铁路。而并不是人们说的,专门修窄轨铁路,不让别人进来。”该馆长说。

山西教育先行者:山西大学第15任校长

如今的山西大学的街心花园里摆放着嶙峋怪石,镌刻历任校长题词。其中一块不起眼的太行山石上,“精益求精”题词正是阎锡山所书写。

即使是山西大学的学生,也很少有人知道他们曾经有过这样一位校长。阎锡山是山西大学第十五任校长,1939年12月至1943年4月兼任该职。

据山西大学副校长行龙介绍,当时抗战爆发以后,太原被日军占领。山西大学被迫南迁,从太原,太谷,平遥,一路往南至临汾、运城,一直到了陕西的三元韩城。当时山西大学还有一部分人辗转重庆。

后来,有人告诉阎锡山,重庆有一拨人要恢复山西大学。阎锡山当时听了很着急,当时即表示不能让他们在那恢复,要在山西恢复。

山西大学只是阎锡山“亲近”教育的一个缩影,他把教育的重心放在了国民教育、师范教育和职业教育上。到了1937年,山西有55所中学、17所师范、6所大学。黄炎培在《读中华民国最近教育统计》中说:民国初年山西学校、学生数量的增长“速而最稳”。

雒春普说,阎锡山执政山西以后,在资金上对教育的投资很大。第一期山西教育计划案推行时,他愿意把基本上一年的财政收入都投入到教育。

“当时所说的国民教育,也就是现在说的义务教育。从1917年兼了省长之后,他就开始在山西推行国民教育。从1917年到1921年四年义务教育结束后,山西据当时一个统计,入学率达到70%。”

“在当时,他也是非常重视师范教育的。为了培养师资,不仅各个县,甚至各个学校都有自己的师资培训的机构,然后,在省里成立国民师范。”

“当时还有各种叫职业学校,比如要推广养蚕,就办一个养蚕学校。要推广畜牧就办一个畜牧学校、农林学校。”

“一筹之误”永别山西

阎锡山在乱世中几度摇摆,既是同盟会员,又是袁世凯同党,既公然反蒋,后又追随至台湾,既反对共产主义,亦不苟同资本主义。1949年,作为山西“代言人”的“阎老西”,永别山西。

1935年冬,日本侵略军炮制“华北事变”,要求华北五省实行“自治”。为抵抗日本侵略军,阎锡山在拥蒋的前提下,与共产党结成了共同抗日的战线,山西成为全国实现国共合作、坚持抗战的模范地区。

然而随着抗日的发展,阎锡山发现共产党的影响迅速扩大,遂产生了勾结日本以对付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念头。1940年11月,阎锡山派人与日方谈判,达成双方合作的口头协议。1941年6月,日军将孝县城让给阎军接管。8月11日,双方签订协议停止敌对行动,日本将山西政权交给阎锡山并为阎军提供武器装备等。至此,阎锡山已由联共抗日转变为联日反共。

1946年,内战全面展开,阎锡山也在山西各地向八路军展开了进攻。然而,大势已去。共产党解放山西之时,阎锡山离开了太原。

逃往台湾后的阎锡山隐居在阳明山上,不问政事,著书立传。隐居期间,他写了以“中”的哲学为内容的《大同之路》。对于社会制度,阎锡山也一直保持着“中”的思想。他的一生,既不赞同共产主义,亦不苟同资本主义。

据雒春普介绍,他说资本主义有弊端,共产主义也有弊端。在他一生的信念里,就是追求一条介乎于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一个“中”的道路。他认为,这两个都不适合社会潮流的发展。至于,他最终探索到了没有,这是一个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