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奴:“词坛泰斗”以词诉心声

2012年06月21日 02:31 大众日报

“我和乔羽熟悉得不得了”

“第一次来章丘,感觉相见恨晚。”庄奴对记者说,此次来济,是专程为“李清照华语歌词大赛”助阵的,而通知他来参加的正是著名词作家乔羽。“我在台湾时,他亲自打电话给我,让我一定来,接了这道‘金牌’,我岂敢不从。”老人风趣地说。

庄奴,原名王景羲,上世纪20年代生于北京,1949年到台湾后,当过记者、编辑、演过话剧,但以为诸多著名歌曲作词为人们所熟知,主要作品有《小城故事》《甜蜜蜜》《又见炊烟》《冬天里的一把火》等等,他与创作了《我的祖国》《让我们荡起双桨》的乔羽、写出了《沧海一声笑》的黄霑被誉为“词坛三杰”。

“我和乔羽熟悉得不得了,他能喝酒、能抽烟、能写诗,谈话很风趣,非常有智慧。”谈到乔羽,老人显然兴奋了起来,聊起了两人共同谱词的一段佳话。

那是2005年的中秋,庄奴与乔羽受邀共写一首词,说好无需舞文弄墨、附庸风雅,只要通俗易懂、写得有趣即可。庄奴写前段,乔羽写后段,这边写“问明月”,那边续“月儿圆”,最终成就了那年央视秋晚的主题曲《月儿圆》的歌词——

“我读过‘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为什么‘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今夜里又见月儿圆,又见桂花香,为什么年年中秋夜,夜夜思故乡?

为什么夜夜思故乡,故乡情意长,有兄有弟有姐妹,共享明月光。今夜里天上月儿圆,地上桂花香,好一个花好月圆中秋夜,天地共久长。”

庄奴说,提笔创作时想到了家乡北京,思乡的情绪让他创作时借用了李白的《静夜思》。而这首词也让他与乔羽的友情更加深厚起来,成了他特别喜爱的作品之一。“到现在,我还常开玩笑说,假如李白还活着的话,可能还会告我盗版呢。”

“邓丽君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月儿圆》刚刚写成时,有人曾问庄、乔二人,谁人最有资格演唱这首由两位词坛大家共同完成的作品。乔羽曾说,“要是邓丽君还在的话,由她演唱最好了。”

“没有庄奴,就没有邓丽君。”人们常这样说,而庄奴却曾表示,“没有邓丽君,就没有庄奴”。“是她把我的歌唱红的,对此我很感激。”

的确,《小城故事》《甜蜜蜜》等歌曲让人们认识了邓丽君浑然天成的甜美嗓音,也正是由于她的演绎,庄奴的词作进而传遍了大江南北,为广大华人所熟知。其实,歌与人的气质是“不谋而合”。

而很多人也都知道,当初有人找庄奴为邓丽君写歌时,他听说邓丽君是个长相、声音都极甜美的女歌手,只用了5分钟,便写成了经典名曲《甜蜜蜜》。看来,两人的合作还有一种注定的“缘分”。

庄奴说,他与邓丽君见面并不多,但是感情却是极深。在他的心目中,这位巨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不止一次夸赞过邓丽君的歌声柔美,容貌亲切,演绎的歌曲自然而打动人心,而作为国际巨星,邓丽君却又极为谦逊、敬业、尊师重道,因此他喜欢为她写歌,愿意为她写歌。

在邓丽君逝世十周年时,他还曾创作过一首《何日君再唱,何日君再来》作为纪念——“记得你曾经唱过,曾唱过何日君再来,凄美的情,凄美的爱,真教人难以忘怀,你如今已不再唱,不再唱何日君再来,往日的情,往日的爱,黯然随你离开,每当我拥抱黄昏,想起了何日君再来,真挚的情,朴实的爱,那就是你的风采……”

歌迷这份深情让我感动万分

您怎么看年轻人写的词?面对这个问题,老人家告诉记者,“很多人都问我,听没听过周杰伦的歌,读没读过方文山的作品,因为时代不同了,曲风也不一样,我答‘不认识’‘不了解’,还是会有人笑我的‘孤陋寡闻’。”

而对于流行歌曲的创作,老先生则认为,歌词需以“洗练”为美,创作时应该有大情怀、大视野,“‘小城故事多’不就5个字吗,却有很多意味在里面。”

转而,庄奴谈到了歌迷。“几十年来,我的粉丝可也多得不得了,一份份深情让我感动万分。”

在北京,有次演出完毕后,门外便聚集了数百歌迷等待见面,他们异口同声地喊着“庄老,我们听惯了邓丽君唱歌,请给我们写好歌”;在天津,剧场门口有位50多岁的粉丝跪在那里等候,直至散场依旧在原地;在武汉,一个女孩子见了面激动地便趴在他腿上哭了起来;还有一次遇到几位韩国友人,听说是邓丽君的词作者来了,有人跪下行了大礼,原来他自小家境不好,是邓丽君的歌让他认识了生活的美,有了乐观的精神……

“这一件件事我都记在心里。”庄奴略显激动地说,“歌迷如此厚爱我,我身上的责任和压力其实很大。唯有多写歌、写好歌,以优秀的作品回报社会,做‘人民的儿子’。”

作家不要受年龄限制

“和时间赛跑的人”,人们这样赞誉庄奴。这是因为几十年来,他从未停止创作,词作已达数千首。而聊起这些,老人家更是精神百倍,如数家珍。

“‘心儿里想的是长城梦,梦儿里是梦的梦长城,和谐的笑容飞扬在长城上,长城上飞扬着和平歌声……’这首《问长城》作于今年8月底,重点就是体现国家建设和谐、追求和平的发展理念;‘你勉励我,我勉励你,自强不息的中华好儿女……’这首是有感于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都开办了孔子学院,感慨中国文化越来越受重视,呼吁人们更加热爱国家的歌曲;还有一首歌,叫《同一个太阳,同一个月亮》,在网上‘热’得很,如今用来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同一个太阳,同一个月亮,太阳发热、月亮发光,同样关怀你我故乡;同一条黄河,同一条长江,感恩江河、古道热肠,灌溉稻麦生长;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在一块土地上,你来我往,相互帮忙,春种秋收稻谷满仓;同在一片蓝天下,同在一块土地上,兄弟姐妹,和气志祥,情深意重地久天长……’”老人家轻敲拐杖打着节拍,微闭双目低吟浅唱,完整而生动地将歌曲呈现了一遍,沉醉之情溢于言表,“我希望这首歌能在各地唱起来,更希望有一天能唱到春晚上去,让有华人的地方都能听到这首歌。”

创作如此丰富,那么哪一首词作才是最爱?庄奴又表示“很难作答,许多歌并不是同一类别。”他说,如今他更愿意把创作放到更广阔的空间去,写山川、写江河、写国家发展、写民族情感。

写首《手杖》送给她

采访中,庄老身后坐着一位美丽端庄的女士,她叫邹麟,是庄奴的夫人,自始至终总以温柔而关切的目光注视着丈夫的一举一动。

这是庄奴的第二段婚姻。第一任妻子因病不幸去世。为妻子治病的那些年,他全心照顾,更放下了心爱的工作。而现在的妻子邹麟则与他相差20多岁,两人相识、相知、相守也有20载。十几年前,庄奴曾经中风,是邹麟一直守在身旁鼓励他就医、贴心呵护,而如今,不论走到哪里,人们都能看到老两口形影不离,庄奴也曾多次表示,“晚年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正因为要表达对她的感激之情,我写了首《手杖》送给她。”庄奴说,夫人如今正像手杖一样陪伴自己安度晚年——“你就是我的手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手杖,这辈子有了你我才能耸直脊梁挺起胸膛。你就是我的手杖,生命里时刻不离的手杖,这辈子有了你才懂得相依为命地久天长。”

问及如何评价李清照?老人家摆摆手:“我是后生晚辈,学习还来不及呢,怎敢评价。小时候在北京读书,是母亲交给我李清照的诗词,现在每天晚上睡前还会读上几句。如今能来李清照的家乡走走看看,了却了我一大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