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一位文化老人的“和谐观”

2012年06月26日 02:56 人民网

季老的病房,我来过多次。而这一次,与平常不同:迎面一幅隶书寿字中堂,旁有一联,上联“喜贺即登期颐”,下联“同祈二度花甲”,横批“福寿康宁”——透露出喜迎华诞的气象。

“你来啦?快请坐。”季老见了我,露出他一贯慈祥和善的笑容。与10年前相比,他除了年纪大了,行走不便外,看不出两样,依旧精神矍铄,神清气爽。

“和谐”是中国文化的精髓

“时至今天,我们又提出‘和谐’这一概念,这是我们中华民族送给世界的一个伟大礼物”

2003年季老住院以来,许多人纷纷前来探望。就在今年6月18日,金庸先生也来了。

“谈了些什么?”我问。

“主要谈武侠小说。”季老答。

提起武侠小说,季老谈兴颇浓:这种题材在中国盛行,别的国家没有。有人提到西班牙的堂·吉诃德,那完全是另外一个典型,不同于中国的侠。什么是中国的侠呢?金庸认为中国的“侠”(繁体写作“俠”),下面是两撇,是两个人在打架;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中国人看来天经地义。西方人不如此看,他们崇尚拳头里出真理,力大者为王。

“我很同意他的说法。在西方,两国开战,谁强谁赢,十分正常,世界就是弱肉强食。”季老说。

但他是不赞成“弱肉强食”的。“从中国文化的传统来说,我们也是不讲弱肉强食的。中国宋朝思想家张载在《西铭》中说:‘民,吾同胞;物,吾与也。’民,都是我的同胞兄弟;物,包括植物都是我的伙伴。这就是中国的思想。”

在他看来,中国文化的精髓就是“和谐”。自古以来,中国就主张“和谐”,“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

“时至今天,我们又提出‘和谐’这一概念,这是我们中华民族送给世界的一个伟大礼物,希望全世界能够接受我们这个‘和谐’的概念,那么,我们这个地球村就可以安静许多。”季老平静中带着喜悦与自豪。

每个人都要做到内心和谐

“我们讲和谐,不仅要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和谐,还要人内心和谐”

“关于和谐,我目前正在写一篇文章,题目就叫《漫谈和谐》,岁数大了,慢慢写,不着急。”季老透露。这些年来,“和谐”一直是他思考的话题。

去年8月6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去医院看望季老,老人还同总理饶有兴趣地探讨了这一话题“有个问题我考虑很久,我们讲和谐,不仅要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和谐,还要人内心和谐。中国现在正在大力倡导构建和谐社会,可以说是适逢其时。我活了将近100年了,从未看到过这么好的一个时代。”

在季老看来,建设和谐社会,首先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内心的和谐。

“要想达到个人和谐的境界,需要具备两个条件:良知和良能。”他耐心地解释,知是认识,能是本领,良知是基础,良能是保障,两者缺一不可。知行合一,天人合一,方能和谐。

“良知是什么?概括起来就是八个字:爱国、孝亲、尊师、重友。”季老说,这在中国传统文化中都有。一个人如能做到这一点,那就可以说他是个人和谐了,而每一个个人都和谐了,那整个社会也就和谐了。

言谈中,季老也顺带提及对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关切,“不能只让外国人在孔子学院学习我们的汉字,还要让他们领会中国和谐文化的精髓。这是最主要的。”

通过奥运会展示和谐形象

“办好人文奥运,不是建几座模仿外国的大楼,而是对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扬”

每次与季老相对,时间总是过得飞快。离开医院前,我们又谈到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

“这是一个扩大中国文化影响的绝好机会。办好人文奥运,不是建几座模仿外国的大楼,而是对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和发扬。”季老说,他是奥运会文化艺术顾问,这个顾问,一定要当好。

北京奥组委刚刚成立时,开幕式总导演张艺谋就来征求季老的意见。季老当时对张艺谋说,中国作为东道主,要把中国文化中美好的一面充分展示给外国人。

我问,“奥运会的一个重点就是开幕式和闭幕式。关于这,您有什么具体考虑吗?”

“我建议在开幕式上将孔子‘抬出来’,因为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他说,当今世界并不太平,到处都是你争我夺。而中国向来是一个追求和平、和谐的国度,奥运会正是一个展示我们国家和民族伟大形象的机遇。

季老还强调,要办文化奥运,在弘扬中国文化的同时,也要注意吸收外来的优秀文化。“中国人向来强调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奥林匹克文化的内核就体现了中国文化包容、融合的特点。因此,届时表现其地域文化的独特魅力也是应有之义。”

“应该通过奥运会,让世界了解中国文化、了解中国人民、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成果”,季老认为,要让2008年奥运会成为歌颂人、尊重人、追求高尚文化精神的过程,使2008年奥运会以自己独特的魅力体现“和谐、交流与发展”的文化主题。

“北京无比深厚的文化积淀与现代文化的有机结合,一定会使北京奥运成为具有独具魅力的盛会。”季老满怀希望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