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民歌]走西口

2011年07月04日 09:19 图骥网

文化背景

清代是中国人口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时期。清初通过康雍乾三世的恢复发展,到乾隆朝全国人口突破三亿大关。人地矛盾尖锐,大量内地贫民迫于生活压力,“走西口”、“闯关东”或“下南洋”,形成近代三股大的移民浪潮。“走西口”是清代以来成千上万的晋、陕等地老百姓涌入归化城、土默特、察哈尔和鄂尔多斯等地谋生的移民活动。“走西口”这一移民活动,大大改变了口外蒙古的社会结构、经济结构和生活方式。同时,占移民比例极高的山西移民,作为文化传播的主要载体,将山西的晋文化带到了内蒙古中西部地区,使当地形成富有浓郁山西本土特色的移民文化。晋文化作为农耕文化的一部分,通过人口迁移,与当地的游牧文化相融合,形成富有活力的多元文化,丰富了中国的文化。

山西北部土地贫瘠,自然灾害频繁,生存环境的恶劣迫使晋北很多人到口外谋生。“河曲保德州,十年九不收,男人走口外,女人挖野菜”的山西旧谣充分说明“走西口”者多为自然灾害引起的饥民。清光绪三年至五年,山西等省大旱三年,出现被称为“丁戊奇灾”的近代最严重的旱灾,甚至部分地区寸雨未下。自然灾害引起的人口流迁,以忻州、雁北等晋北地区最为突出。晋北各州县贫瘠的土地,恶劣的自然环境迫使大批百姓离开故土。例如“阳高地处北塞,砂碛优甚,高土黄沙,满目低土,碱卤难耕……地瘠民贫,无所厚藏,一遇荒歉,流离不堪。”在贫瘠的土地,寒冷的气候,无川流灌溉的恶劣自然环境里,晋北人生活困苦。每遇灾歉,人们不得不流离失所,奔赴口外谋生。

“走西口”是一部辛酸的移民史,是一部艰苦奋斗的创业史。一批又一批移民背井离乡北上口外蒙古,艰苦创业,开发了内蒙古地区。更重要的是,他们给处于落后游牧状态的内蒙古中西部带去了先进的农耕文化,使当地的整个文化风貌发生了根本的改变。伴随着“走西口”移民的进程,口外蒙古地区以传统单一的游牧社会演变为旗县双立,牧耕并举的多元化社会。在这一演变过程中,作为移民主体的山西移民做出了极大的贡献。由于山西移民在移民中占绝大多数,因而当地的移民文化更多地富有晋文化的特色,也可以说是晋文化在这一地区的扩展。

人口的流动,带动了文化的传播,而文化的传播,又拉近了地区间的距离,增强了它们的认同感。“走西口”这一移民浪潮,大大促进了内蒙古中西部地区与内地的交流,进一步增进了蒙汉之间的民族感情,对我们多民族国家的繁荣稳定产生了一定的积极的影响。

走西口的交汇点·府谷

府谷县麻镇,是府谷最古老的镇子之一,神府一带人民经黄甫川,晋西北人民从山西河曲县西口渡口过黄河进入陕西,路线在这里交汇。明长城从这里穿过,一个个孤独的烽火台陈列于麻镇周围。

麻镇刘家坪村,村里显得异常冷清,路上看不到几个人。萧命一家五口是2001年走的,听村里人说去了鄂尔多斯的东胜。家里的窗纸已经被风撕裂,一辆破旧的机动三轮车静静地依在墙角,大门上还留着主人美好的愿望:“门对青山千里秀/家居福地四时春”。只是这片黄土地并非他梦中的福地。刘家坪村有一个小组,组长叫付二,今年48岁了,在村里还算年轻人。6年前刘家坪是这一带的富裕村,全村有800多人。从1998年起这里一直干旱,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有的甚至举家迁徙,现在村里剩下400多人,大多是老弱妇孺。村里有人过世,抬灵柩的8个壮年人都找不齐。这个比例在这一带是比较小的,再往山上走,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走得只剩下三四户也很平常。

过麻镇北行50里,是府谷县的古城,这里紧邻内蒙古的准格尔旗,是走西口的人们要回头望的地方。大路旁有一座庙,镇上的人也说不清建了有多久了,穿过这座庙,走西口的人们就算真的离开家乡了。据府谷县史志办公室主任王凤琦介绍:府谷的农业是毫无保证的农业,靠天吃饭,几乎没有抗旱能力。而当地百姓之所以走西口,就是到长城以北去开荒,找个饭碗。神府一带的人主要集中在内蒙古的河套地区,那里土地肥沃,人口相对稀少,像内蒙古鄂尔多斯,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是从这里走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