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城十一座王府布局暗藏何玄机

2012年06月01日 09:36 辽沈晚报

本月中旬开始,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对北中街进行了勘探。中街附近如今已是繁华热闹的商业中心,人们似乎已经淡忘了,这里曾经分布着几座王府,甚至还靠近当年的汗王宫。因此,很多人猜测,中街考古现场的遗址,有无可能是当年的王府乃至是汗王宫?到底在中街繁华街巷的背后,曾有过怎样的辉煌?

考古现场是否为王府仅为猜测

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姜万里介绍,目前,他们还仅仅处于勘测阶段,只有在勘测一段时间后,并且上报之后,才能对现场进行发掘。所以目前为止,考古队还未对现场进行发掘,遗址到底是什么,需要经过多方研究。

在考古现场的遗址,已经被围栏围了起来,它究竟是一处普通的地方还是当年的王府,抑或是其他的建筑,都还未有定论。北中街以北还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很多人认为,这里很有可能是当年的豫亲王府,针对此种说法,沈阳故宫博物院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佟悦,他回忆,自己曾经去看过豫亲王府的院子,院子里有两棵大树,给他以十分深刻的印象。而北中街以北正是当年豫亲王府的位置,在中街考古现场附近,也有这么两棵大树。

据佟悦介绍,豫亲王府是多铎的王府,多铎是努尔哈赤的第十五个儿子,根据其王位排序,他的王府也称为十王府。1644年,十王爷多铎和其哥哥多尔衮一起入关,那时候他在沈阳的王府便空置了,由他留在沈阳的仆人们看守。因为多铎的王位是世袭罔替的,因此他的后代也拥有这座王府的所有权,在清代皇帝东巡的时候,十王府和其他几座王府一样,迎来它们的主人——随皇帝东巡的世袭王爷们。

一张地图解开王府分布之谜

沈阳共有11座王府,亲王府有9座,郡王府有2座,现在大多已经无法追寻到其具体位置。大约在康熙年间到乾隆初年(佟悦更倾向于乾隆初年),为了皇帝东巡方便,官员们绘制了一张《盛京城阙图》,给东巡的皇帝标注了可以去的地方。根据佟悦的指导,沈阳城内11座王府在画卷上的位置都已确定了。

在古代,所有建筑都是有讲究的,佟悦介绍:“王府的修建是依照八旗方位排列的,蓝旗在城南,黄旗在北面,城东为黄旗,城西为白旗,比如正白旗在城西,那么正白旗的人们便会聚居在城西,正白旗的官员们也居住在这个方块里,王府也会修建在城西。在努尔哈赤时期,就是这样排列的。王爷负责着这一旗的各种事务,土地、人、军事等,而且他们的势力范围只能在自己的所属地区,越界是不允许的。但是到了皇太极的时候,这种格局有了变化,皇太极以前是白旗的,但当他当了皇帝之后就改为了黄旗,于是城北便成了白旗的地盘。”

佟悦分析,这样的排列也可能参考了阴阳五行:“比如北面属水,而黄色为土,土克水,那么北边便是黄旗范围。以此类推。不过,这些王府的排列并没有严格按照阴阳五行设置,严格按照五行排列的当属故宫内的十王亭。

在封建等级社会,王府的规制绝对不能超过故宫,故宫的凤凰楼是全城的制高点,其有着很高的地基,虽然钟楼鼓楼本体建筑较高,可是依旧比建在高台上的凤凰楼低。不论哪座王府,其高度都无法与故宫的凤凰楼比肩。

在康熙中期以前,盛京城里住的全是八旗子弟,几乎没有汉人。到了康熙中期之后,盛京城有了外城,人口逐渐增多,在乾隆年间大约达到了三四十万人。再到后来,闯关东的人们逐渐入住,而大东门外,渐渐成了官府和一些民国时期政要们密集居住的地方。在清朝时期,因为王爷们大多居住在北京,盛京王府渐渐被衙门所替代,衙门官府变得更重要了,其建筑规模甚至会超过王府。

最大王府为礼亲王府

当年盛京的十一座王府里面虽然住的都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可是因为入关前物质条件差,当时的王府建筑都比较简陋,远远没有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北京王府那么豪华。

佟悦介绍,以前的盛京王府,一般都是里外两层院,第一进院有东西厢房,住的都是仆人、马夫等杂役;进去之后便是二门,二门内为第二进院,这里有正房和厢房,正房居住主人,也就是王爷们,一般面阔三间或五间,旁边为东西厢房,面阔三间。到了皇太极时期,各大王府的院子都适当扩大了些,后来发展成了二进四合院。而在中街以北的多铎王府,因为在努尔哈赤去世时候,多铎才是个孩子,他的王府并不华丽。

据佟悦推测,当时十一座王府里面,最大的最好的应该为礼亲王府,因为礼亲王代善是大贝勒,其他王爷都是他的弟弟或者子侄,因此其地位最高。即使在多尔衮权倾朝野的时候,代善依旧地位极高。

如今,这些王府大多已经难觅踪迹,可是我们仍然能从胡同街巷的名字中看到昔日王府的影子,比如十王府胡同、十王府后巷、金王府(敬谨亲王)巷、郑王府巷等。中街的遗址到底有没可能是孩提时期的多铎曾玩耍的王府,需要考古的继续发现。然而,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当年,在努尔哈赤汗王宫的附近,有他喜欢的两个儿子——多尔衮、多铎的成长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