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考古发现罕见青铜器:酒禁

2012年06月26日 01:07 华商网

“禁”——古代的茶几我国古代青铜器中一种称“禁”的案形器,是周代贵族在祭祀或宴饷时置放酒器的用具。东汉郑玄在为《仪礼士冠礼》作注时说:“禁,承尊之器也,名之为禁者,因为酒戒也。”就是警戒饮酒者的意思。

文献记载,商人嗜酒成风,到商纣王时期达到顶峰。纣王在国都朝歌(今河南淇县)修建了离宫别馆,又作“酒池肉林”,日夜和他宠爱的妃子妲己以及一些贵族幸臣们酗酒玩乐。荒淫无度的侈糜生活导致商被周武王所灭。西周建国后,总结前朝的经验教训,认为商亡国的原因之一就是商人嗜酒酗酒。西周王朝为维护其长期统治,坚决禁止周人酗酒。酒要饮,又不能失度,所以,就把这种盛放酒器的案形器叫做“禁”。

宝鸡市渭滨区石鼓镇石嘴头村有重大考古发现!几位村民开挖宅基地时发现的一座古墓目前已有20余件珍贵的西周青铜器露出,其中一件器型巨大的“禁”——古代的茶几,是1949年后考古首次发现,而1949年前全国仅发现4件。据现场考古人员估计,还会有数百件青铜器出土,墓主的显赫身份之谜即将揭幕。

长约90厘米

厚10厘米

6月22日早晨9点半左右,宝鸡市渭滨区石鼓镇石嘴头村四组几位村民在开挖宅基地时,无意中挖到一件青铜器,于是村民们赶紧安排人手保护现场,向石鼓镇和市文物主管部门汇报。接报后,宝鸡市文物旅游局、市考古研究所、渭滨区博物院等相关部门迅速到达现场,展开抢救性考古挖掘,从而揭开了这座珍贵西周大墓的序幕。

在长约4.3米、宽约3.6米的考古挖掘现场,记者看到已经露出的青铜器有20余件,其中在现场北侧和东侧的壁坎上摆放有6件卣(yǒu,酒器),还有尊、罍(léi)、方彝、斗、爵等酒器、鼎(烹煮器具)、簋(guǐ,盛食物器具)等青铜器,其中一件长约90厘米、厚10厘米的案形器青铜器“禁”露出泥土后,引来考古专家惊讶的目光。

这件隐藏在泥土中的长方形青铜器造型庄重、精美,案几上分别摆放有一件青铜方彝和两件青铜卣。由于器物还未完全挖掘出来,这件珍贵的青铜“禁”的底部和侧面形态还未得知,只有显露出的一面有精美的浮雕饰纹。

是否和王室有关还需证实

宝鸡市青铜器博物院考古学博士任雪莉告诉记者,关于青铜“禁”的考古记载中,全国只有出土过4件:目前一件存于天津博物馆,一件流落美国,另有两件不知所踪。考古人员告诉记者,根据出土文物的规格和数量,应该判定墓的主人是一位身份显赫的贵族,这种青铜“禁”在已出土的西周青铜器群中极少发现。

据了解,最早出现的“禁”是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宝鸡市斗鸡台戴家弯村的农民在村北的坡地上挖地时,挖出了各种青铜器30多件,其中有一件青铜“禁”属首次发现。最先,这件弥足珍贵和极为稀少的青铜“禁”被曾任陕西按察使的大古董商端方占有,后来不知通过什么途径又流入美国博物院。

1927年秋天至1928年春,盘踞西府凤翔的土著军阀党玉琨(又名党毓坤),征发宝鸡、凤翔、岐山等县的民众上千人在戴家弯持续进行了半年之久的大肆盗掘文物活动,共挖出青铜器上千件,其中举世罕见的三件青铜“禁”再次出土。这些“禁”中的一件很快流入日本,但最终又传入国内,被天津博物馆收藏。宝鸡斗鸡台地区的青铜“禁”出土前,学者只知其名,都未见过实物。这不仅是因为它的使用有着严格的礼制等级要求和规定,而且只有王室才能使用,因此,它就显得弥足珍贵和极为稀少。那么这次在石嘴头村出土的青铜“禁”是否和王室有关联,还需考古的进一步研究证实。

青铜器摆放位置与以往西周墓不同

现场考古发掘中,有一件事令考古专家不得其解:以往出土的西周古墓中,墓主的棺椁摆放形式大多采用头朝南、脚朝北的墓葬形式,取意“头枕秦岭、脚临渭河”,出土的青铜器也是摆放在墓主头部的方位。

而这次发现的古墓除了棺椁形式仍然沿用惯例外,但是出土的青铜器却分别摆放在棺椁的北向和东西两侧的壁坎位置,为何这座西周古墓的陪葬品摆放有别于以往墓葬形式,是有意为之还是别的原因目前还未揭开谜团。考古人员在现场推测,这样的墓葬形式即使有盗墓贼光顾,也会因为在棺椁头部位置找不到“宝物”而放弃。

与西周武士墓相距5米

记者在现场看到,目前展开考古挖掘的西周古墓位置和今年3月20日挖掘的西周武士墓紧邻,都位于渭滨区石鼓镇石嘴头村四组,相距不过5米。在上次的考古挖掘中,考古人员发现的器物8件、铜器166件,总共出土文物175件。其中发现的卣、罍保存完好,造型纹饰精美;最可贵的是,尊和卣经过清理还发现了铭文。上次考古挖掘中,还出土了有斧和矛两件利器,斧是权力的象征,矛大多用于作战。相关考古资料记载,这种徽记曾在将士、武官的器物中出现过。按照周的葬制,一鼎一簋起码是个“士”,从这些信息可以推测出墓葬主人的身份为武士。

据了解,上次出土文物是宝鸡市渭滨区三十多年来出土规格最高的器物,对研究渭滨区商末周初历史、人类社会活动及生产力水平具有重要意义。而本次已经出土的20多件珍贵青铜器,尤其是罕见的青铜“禁”的出土,更为墓主的显赫身份增添谜团。

考古专家介绍,根据目前考古工作进行阶段来看,这次的考古发现将会大大超越上次西周武士墓的考古发现。据考古现场最新的消息透露,目前考古人员连夜又清理出铜泡、弓形器等车马器和兵器等文物,预计随着考古清理的深入挖掘,将会有数百件青铜器文物出土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