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觉重现白垩纪恐龙脚印化石

2012年06月21日 11:32 四川在线

“昭觉县三比罗嘎恐龙脚印化石对于四川盆地恐龙演化有着重要意义”

——加拿大艾伯塔大学青年恐龙学者邢立达

昭觉恐龙脚印化石集中在昭觉解放沟片区三岔河乡三比罗嘎采矿区、拉青阿鲁牧居等地,除三比罗嘎矿区外,其余都是小型暴露,风化也较严重。1991年三比罗嘎恐龙脚印化石,因采矿爆破,致使泥沙岩层滑坡暴露了出来,恐龙脚印化石,在该采矿区的东面岩壁上,分布在总面积约1500平方米的泥质粉砂岩层面上。

岩层面倾斜305度,岩层斜角为45度,当时发现有行进有序的蜥脚类恐龙行走路线12条,分布有300多个脚印化石,其中有6条是较大体积的蜥脚类恐龙行进路线足迹,6条是较小体积的蜥脚类恐龙行进路线足迹,恐龙行走路线的交叉点共有6个,最大的单个脚印化石长62,宽60厘米,单步跨度长91厘米;小恐龙脚印化石长、宽约10余厘米至10厘米不等。

根据当时发现的恐龙脚印化石岩面暴露的周边情况可见,恐龙脚印化石的上层是紫红泥砂岩和龟泥岩层覆盖,岩壁上的恐龙脚印化石大小不等,其中大脚印深、大,而小脚印显得浅、小。在大小脚印化石迄今还能清晰地看见有三爪痕迹。

三比罗嘎恐龙脚印

引发业界关注

早在2004年,笔者前往现场考察后,上报省州有关部门,并在凉山日报、凉山宣传网上报道后,先后被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星火燎原网、《南京博物院》杂志等刊物转载。同年12月,四川日报社记者尹刚、朱勇刚以《山崖上远古动物的足迹在跳跃》为题报道后,引起社会上的轰动和有关方面的重视。

2006年9月,四川电视台魅力发现栏目拍摄组到三比罗嘎恐龙脚印化石现场拍摄,并制作出了一盘《神秘的古生物足迹》的专题片,并先后在四川魅力发现栏目、央视10频道、凉山电视台等播放多次,在全国范围内影响较大,甚至引起了国外恐龙研究部门专家学者的关注。

2009年9月,四川理工大学恐龙博物馆李奎教授及其博物馆工作人员,再次到三比罗嘎现场对恐龙脚印准备进行田野科考工作时发现恐龙脚印化石已被采矿工人炸毁无存,神秘的三比罗嘎恐龙脚印化石就此彻底消失,许多研究恐龙的专家学者为此而痛心,为这种破坏行为痛心疾首。三比罗嘎恐龙脚印化石是为全国规模最大的古生物足迹遗存,实为不可多得的一大景观,也是弥足珍贵的自然遗产和旅游资源。

大规模的恐龙脚印化石

全国乃至全世界少见

在今年5月中旬,笔者接到加拿大艾伯塔大学青年恐龙学者邢立达的电话:“昭觉县三比罗嘎恐龙脚印化石对于四川盆地恐龙演化有着重要意义,在今年6月初要派专业人员前往采点调查工作。”6月3日,派遣而来的古生物学专业人员周隆等来到三比罗嘎现场采点调查时,在原来被炸毁的恐龙脚印化石周边又发现多处恐龙脚印化石,并发现有多种类白垩纪恐龙脚印化石,在同一层岩石上发现了蜥脚类、兽脚类和翼龙类等脚印化石分布。多种类恐龙脚印化石在同一岩层上发现是为难能可贵,全国罕见。

据推测,远在1亿余年前,昭觉一带的这一岩层还是松软的湖泊泥沙,并且是较为平缓的湖泊滨泥。这一群不同类型的恐龙在此行走后留下的深深脚印,在脚印凹处被后来的泥沙覆盖而形成的恐龙脚印化石。在恐龙脚印化石岩层周围,还发现了波痕岩层和泥裂岩层,这些情况充分说明了昭觉三比罗嘎一带,曾是汪洋无边的湖泊,到了某个时期,湖泊水突然退缩而暴露出大片的湖滨泥沙,恐龙因饮湖泊水而通过这片湖泊泥沙时留下的脚印,这些成片脚印,被大量的后来物充填后,形成了泥质粉砂岩。后来,由于地壳发生运动的原因,将已形成的化石岩层竖立了起来。由此可推,在当时,这里的自然环境十分优美,气候温暖,生物多样,植被茂盛而湿润,具备恐龙生活的自然条件。

三比罗嘎恐龙脚印化石的发现,不仅仅是昭觉地区史前考古的重大发现,而且是西南地区远古生物的重大发现。这样大规模、大面积的恐龙脚印化石的出现,是目前全国乃至全世界少见的。它的发现,对我国西南地区史前史、远古生物的研究提供了宝贵资料。

众所周知,恐龙脚印化石是自然遗产,与人类遗产同等重要。目前,三比罗嘎恐龙脚印化石的研究准备,正在与国内外恐龙研究权威专家联系和洽谈之中。幸存的远古生物足迹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和开发利用旅游资源价值,但由于担心被采矿者炸毁,其存在的保护隐患,应引起更多的关注和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