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前童古镇:光阴的故事

2012年05月31日 04:12 新浪旅游

十年前,一场轻狂的旅行,让我一口气几乎走遍了江浙所有‘知名’的古镇,当然,避开了周庄,那时候的周庄早已因为‘商业化’而名声在外了。

那年秋末冬初,已然是旅游的淡季,夜宿古镇,闻鸡起舞,却依然不能逃离喧嚣,镜头躲不开那滚滚人潮。很同情那些跟着旅行团在古镇里急行军的游客,留下的仅仅是‘来过’而已。

古镇们也因为游客而改变,各种现代化的商业设施,千篇一律的饮食,粗糙的山寨纪念品,当然还有高得离谱的票价。

我心中的古镇,只存在于清晨和夜晚,虽然也有美好,但自那以后好像患上了‘古镇恐惧症’,十年间几乎没有主动去过任何一座古镇,因为想象永远比现实更美好。

十年后,宁海。到达酒店已经下午3点多了,从众多的资料中搜索,我们最后还是一致决定探访这里最著名的前童古镇。让前童声名鹊起的当然是画家、导演陈逸飞,自传体电影《理发师》主要就是在前童古镇拍摄的,他对这里的评价就是“处处可入画”,可惜在拍摄过程中陈与世长辞。这位从小生活在江南水乡的画家也是让周庄名声大噪的始作俑者,不得不说眼光是非常独到的。

半个多小时的出租车,就把我们从现代化的宁海县城,带入了水墨江南的旧时光。不知是不是因为天色已晚,古镇的门口连个收票的人都没有,这时我们仨好像是唯一一拨外来的游人。

前童镇其实面积不算小,明清时的那些古街老屋被外围大量新建的房屋包裹着,走入古镇,外面的喧嚣嘈杂几乎瞬间被隔离,穿越到另一个世界。

沿着卵石铺就的小径走进前童古镇,满目皆是明清时期的古老民居。老宅的地基也多是用卵石垒砌,祠堂、古井、水渠错落;潺潺溪水在门前流过,溪中小鱼悠然自得,颇具生气。我们刚开始还顺着景点路标行走,不一会就有些迷糊了,童姓先祖按照八卦原理,把溪水引进村庄,构建成“水八卦”,溪水在门前屋后流过,身处其中就如走迷宫一般,但据说只要逆着水流而行就可以走出古镇。

与那些过度商业化的古镇不同,本地的村民就生活在这些老宅中,老人在自家门口小憩,孩子们放学回家在卵石小路上奔跑,妇女们在门前小溪里洗衣。所以有人说前童古镇是“活”的。

明清时期遗留下来的古祠、旧宅林立,大部分还保留着古朴沧桑的原貌。“群峰簪笏”,一看就是当时的有钱人建的,这样的‘豪宅’往往也是需要圈起来收门票的。尽管现在我们对富人是羡慕嫉妒恨,但不能否认,历史上大部分保留下来有价值的建筑都是帝王将相之类‘富人’的产业。

下午到的太晚(4:30),那些圈起来的收费景点已经关门了,我们只能在高墙之外拍拍飞檐拱顶之类,马头墙是古代江南富户官宅威势的象征,据说级数越多,职位越高。

“家家有雕梁,户户有活水”就是对古镇最贴切的描述。前童老屋斑驳的墙面构成了活生生的黑白水墨,无需PS,原汁原味,沧桑感油然而生。

理发师拍摄地其实是间很小的屋子,大概不足8平米,我们到时已经大门紧锁,只能趴在门缝里瞄了一眼。还好第二天有机会重游前童,才见到了真面目,昏暗的光线,斑驳的墙面,摇摇欲坠的木质座椅,放佛时光倒流,物是人非,恍如隔世。虽然这只是个噱头,但陈逸飞对前童的描述和赞美却一点没让我失望。

前童第一大姓当然是童姓,由明代大儒设计的童式宗祠还完整的保留着,从屋顶的装饰就能看出气度不凡。里面一个大戏台,现在是业余票友们交流的地方。

老街是古镇的商业中心,自然也不能免俗地挂上了几盏红灯笼,两旁有些商铺茶肆,还好前童人只是有一搭无一搭的做做生意,并没有什么大声叫卖、拉客推销。

在古镇中游走,经常一不留神就会闯入村民的家中,不知是已经习惯了我们这样的不速之客,或者是游客还比较少以至于没有引起他们的厌烦,大部分村民对游人都没有什么抵触,甚至会主动与游人聊聊天。

古镇上还有很多建筑已经破败不堪,无人居住,也有一些新的建筑就在古镇外围拔地而起。据说前童对于新开工建筑有着严格的管理,原则上绝对不能对古镇的景观有任何影响。

每个地方的人们都有追求幸福的愿望和权利,真心希望在发展的同时能尽可能保护那些有价值的东西,因为这些才是最宝贵的财富。

看古镇全景的最佳地点在入口对面的一座小山上,后来查到名叫鹿山,据说因山形似一头小鹿而得名。山并不高,十几分钟就可以登顶,我没有看到鹿,只看到了山上夕阳下劳作的工人。

宁海县城距离宁波机场大约70公里,前童距离宁海大约20多公里,也许正是因为这相对不便的交通才使得古镇免于受到商业化大潮的冲击,得以完好的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