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邓 凝聚一千三百年的白族时光

2012年06月05日 04:31 《云游客》

我印象中的诺邓是一个有着很多红土筑墙的房子,依着山向上蔓延,宁静的小巷子里,各家的狗随意游走,所有的房子都大门敞开着,有老人抱着孩子坐在门口,身后的院子里鲜花盛开。

诺邓我去过三次了,每一次都能让心情变得很平静,忘记凡世的纷扰。

从云龙县城出来沿诺邓河上溯四公里,便是大理云龙县果郎乡的诺邓村。整个村子环抱在群山中,不过两百户人家,以河为界,分河东河西两个生产队,河东依山,河西临水。诺邓有“千年白族村落”之称,自唐代南诏时期以来,近一千三百年村名不变。

民居和古建筑群

我们下车的村口海拔1900米,最高处的诺邓玉皇阁,海拔2300米,除了东面山麓“龙王庙”后有一小块较平坦的台地外,河东民居都建在山坡上。有些地势很陡,民居建筑的墙基石脚很高大。特别是北山坡上的民居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前家楼上的后门,即通后家的大院,楼院重接,台梯相连。村中的街巷道路,因山就势,纵横交错,清一色的石板铺成,三步一阶,五步一台。有数不清的苍老的石台阶。

每次来我都是选择住山腰的白族人家,两老夫妻带着孙儿,四合院大大的,种有李子树、三角梅和已经挂果的核桃树,养了两条狗。女主人周阿姨做一手爽口的饭菜,男主人黄叔一手建立了村里第一家家庭博物馆,有家谱,有农具,有磨盘,有我无法辨认真伪的银圆,还有代售村中老人写的书。

虎头虎脑的孩子明显比以前长高了,还是和从前一样羞涩,会躲在门后面看我们。狗儿阿黄,几年前它还小的时候逗着玩过,之后每次去它都还认识我,远远一声:阿黄!小东西就欢快地奔过来了。

在村中游走,每户人家的大门都敞开着,可以随意走走看看。诺邓民居建筑式样有“三坊一照壁”、“四合一天井”、“四合五天井”等。因为保护得比较早,现在基本保持原貌,由于依山而建,构思变化奇巧,风格呈多样性。诺邓的民居建筑很讲究工艺美术:门、窗、木梁、柱、檐上的雕刻图案精细美观,山墙、院墙上均有绘画或图案,每户人家的正房、厢房或照壁的布置和工艺,都各具特色,各有千秋,绝少雷同。各家正房堂屋的风格,都体现出庄重、古朴、典雅的格调。很多人家至今还保留着明清时代的一些家俱、古董。诺邓村有九十多处明、清时代的古建筑院落,有五六十处民国时期的建筑,还有元代建筑“万寿宫”,部分木梁构造与地面砖石完好如昨。

诺邓保存完好的古建筑比较出名的有:黄氏题名坊、旧“五井提举司”衙门等。村后北山腹地有黄家祠堂。上行,是“腾蛟、起凤”木牌坊,飞檐斗拱,雄奇高大。再往上,便是“诺邓玉皇阁”建筑群,这是大理白族自治州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古木参天,荫翳蔽日,楼榭参差,殿阁如聚。三层阁楼式建筑的玉皇阁大殿高耸云霄。大殿建在三米高的石阶上,殿前院种植着翠竹奇花,有几百年树龄的紫薇、扁柏、金桂、古梅等。大殿前有弥勒殿,后有静室。殿右有武庙、文庙。文庙建筑庄严典雅,别具风格。玉皇阁和三清宫等构成了道教建筑群。

村周围还有东山的香山寺、古岭寺等,都是两井院式建筑。北面山中有观音寺等建筑。西南面古道上有两道牌坊。古墓、碑刻遍布此山。

曾经兴盛的盐业

诺邓盐业早在秦汉时期就已产生。公元前110年,今云龙地区已产盐。云龙境内盐井较多,最早开采的就是诺邓井。公元1383年,明朝在云南设“云南四提举司”,其中的“五井盐课提举司”,治所就设在诺邓。我曾经在村里的制盐小作坊井用15元购买过一块盐巴,呈椭圆形,回家用小刀一点点刮着用,感觉很奇妙。

关于诺邓盐井还有个有趣的传说:村里的牧羊人每天赶羊经过一山崖,羊群总是停下来舔岩壁,驱赶不散,每天如此。牧羊人觉得奇怪,某天扒开草丛一看,见有小小的水流流出,用舌头一舔,是咸的。后来,经过村人的挖掘,就有了后来一度兴盛的盐井了。

盐业经济的发展,促进了诺邓村的演变和发展。南诏时“细诺邓井”的盐业生产已经具备了相当规模。当时四方商贾云集,诺邓百业昌盛,繁荣兴旺。。诺邓村每月赶四次集市:初一、十五为“大街”,初八、二十三为“小街”。村中街道因山就势,店铺基本由北向山坡一面开,街面虽不宽,但店铺有几十家。后因历史变迁,云南的盐业败落,诺邓也就慢慢没落了下来。村中现在还有盐井龙王庙记载着当年辉煌的历史。

自制药茶

晚饭后,周阿姨说:“待会儿我们去跳舞,你们去吗?”我们一下就来了兴趣。地点在大青树。

天已经黑了,我们一行人打着手电过去。大青树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大青树下有个小卖部,没有门,人们从窗户上爬进爬出。小卖部的另一边是用黄泥铸着招牌的“古村吃住店”,另外有个牌子搭售药茶。门口的空地上,妇女们围成圈和着音乐打跳,有个七十来岁的老太太,手脚虽然不利索,但也乐呵呵在其中摇晃。

我们找了个石板桌子坐下,有个小姑娘送来土陶的茶罐和几个土陶的杯子,笑着说:“这是我们这里的药茶,你们尝尝。”这一尝不要紧,连平常不食甜味的老三都诧异地说:“这里面都是什么呀?这么好喝。”

走的时候,老板告诉我们,这个是药茶,用村里自己采摘配置的多种药材泡成的,清热下火。

在树下聊到11点,村里人都散去了,打跳虽是他们平时的娱乐活动,但白天要劳作,还是比较辛苦,因此会适可而止。小卖部的老板坚持不肯收我们的茶钱,说是免费提供的。

村中老人

第二天一早起床,吃过周阿姨做的荞麦饼和绿豆稀饭,一个人到村里闲逛。没有按常规的线路去看村里的制盐作坊,而是绕着村子往上走,想去侧面看看整个村子。沿着山间的小路,却走到一户人家门口。刚在门口一探头,院里就冲过来几只大狗,冲着我叫,正准备退出来,一位老人走过来喝住三只狗,并招呼我进去坐。老人和老伴两人在家,孩子都在外面打工。给我泡上一杯茶,老人进厨房做饭,并说午饭就在我家吃啦,不要客气,我喝着茶,逗着刚才吓我的三只狗,满心欢喜地谢绝了他的好意。

老人听说我要拍照,热心地带我去看后山的寨子,并教我如何穿过他的菜地寻找到最佳角度。他这样帮助过很多人,唯一希望的回报就是能把他的照片寄回去给他。看着他的相册,我想,人就是这样的,要求越简单,快乐越容易得到。

谢过老人下山,穿过村庄的时候有种恍惚而又熟悉的感觉,犹如时空变换,走在故乡的路上,哪里有块碑文,哪里有个牌坊,早已了然心中。

黄霞昌博物馆

无意间走到黄霞昌民间文化艺术博物馆门口,只有一个老人独自留守,他正是黄霞昌本人。较之我们入住的家庭旅馆博物馆,这个博物馆虽然也属私人性质,但显然规模更大,物品更多。这里是每位五元的参观费。虽然只遇到我这一个游客,老人略有些失望,但还是热情地帮我讲解了整个屋子每一样物品的来历、用途以及历史价值,并搬出藏在壁柜里的一个明代青花瓷瓶给我看。老人无奈地说,很多人到这里参观之后,都觉得经历了文革,这里还能保存下来这么多珍贵的字画和文物,实属难能可贵,但一个月不满三百元的参观费实在不够房子的修缮保护和生活,而且守着这么一屋子家传,他很害怕失窃!老人很认真地站在堂屋下让我拍照留念。他说希望有更多的人知道诺邓,了解诺邓,他也希望能得到政府方面的资金帮助。

太极锁水

从诺邓村出来走到县城边,诺邓河和澜沧江支流沘比江交汇处,绕了一个“S”型的大湾子,形成了类似道教“太极图”的奇妙天然景观。古人称之为“太极锁水”。我们的车沿着去天池的路开了20分钟,到达山顶的观景台,太极图豁然就在眼底。一条河,两座山,不能不感叹大自然的魅力,云龙的魅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