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摄南通:邂逅悠悠流淌的老街时光

2012年06月07日 12:04 新浪旅游

在雨季来到南通,一个我从未关注也从未想过要去的地方。然而,在看似平淡的城市里,却珍藏了难以忘记的人和景。

因为是正值雨季,连日的雨滴打乱了行走的步伐,阳光在我的盼望中没有如期而至,所以,南通的画面里满是雨丝飘动的痕迹。寺街是南通之行的最后一页,原本行程中并未安排,只因为我破天荒地第一次误机,所以我才能走进雨巷深处。

先来说说,我是怎样误机的。这个故事,说来很长很长……原本在南通只呆三天,第三天傍晚六点的飞机。因为第二天的时候遇见了一位小朋友袁,是那种一见就熟,用一个成语来说,就是一见如故……所以,利用第三天下午几个小时的空档,我们约在咖啡馆里见面。

当时到咖啡馆就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离飞机起飞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因为时间太短,而我们又聊的火热万丈,所以,就掐着时间来算计着时间。我属于急性子,四点半的时候就急着要去飞机场,但袁同学信誓旦旦地说:“急什么嘛,飞机场只要四十分钟,我保证能把你送到!”

被这么一说,我就放松了戒备,五点的时候我们才动身,而后袁同学又非得绕到另外一个地方拿礼物给我,当时就已经是五点半了,而最要命的还在后头,他居然对南通的飞机场不熟……又多走了十八公里的路程……到飞机场时,就已经是六点多了,当我们满头大汗地下得车来,只见飞机正缓缓掠过我们的头顶……

这一误机就要了我的老命了,因为南通飞机场特别小,每天只有一班北京的航班,所以我必须又得在南通多呆一天。当时,袁同学的第一反应就是,把我直接送到上海的虹桥机场,坐晚上九点多的飞机。但考虑到路程中有担搁,怕再次误机,所以并未直接赶往上海。而后,他又打电话过去询问火车票,最后一班火车也是六点多的,根本就不可能买得到票……在经历各种弥补的努力后,我最终还是被留在了南通。

第四天,依然是那个时间,六点多,这次我们早早地做了了准备,到机场时才五点。我早早地捡票进站,又在规定的时间上了飞机。这次,我怎么着也能飞回北京了吧,正要释然,不料广播里响起了令人纠结的话语:“先生们,女士们,因北京雷雨,飞机暂不能正常起飞!请耐心等候!”这一等,就等了两小时,乘客们都不耐烦了,都吵着要下飞机。

结果是,我拎着包冒雨又回到了候机大厅,再次踏上南通的土地,心中是感慨万千啊。又等了大约两个小时后,已经是晚上十点了,飞机并没有起飞的迹象,而后又被告知航班取消,改到明早七点。袁同学再次来机场接我,等我们再次重逢时,心中那千言万语,只化作了一句话: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或许错过也是一种缘分的开始,让我遇见不同人和风景。就像这寺街里长长的雨巷,原本是无缘相见,但却能很自然地和它期遇。

我特别喜欢老街巷,尤其是没有任何商业喧哗,没有任何造作的自然之所。寺街因街巷深处的天宁寺而得名,街巷围绕着寺庙相拥而持,狭窄却又不显得拥挤。在这里,只有寺庙的墙体是黄色的,而所有的老屋都呈现青瓦白墙的格调,白墙班驳,青瓦森然,长巷幽静。

雨水滴落在石板路上,清脆沉寂,树叶婆娑在白亮的天空下,与水雾一起荡漾着青灰色的光氲,行走其中,有一种时光渲泄的丰润。因为是雨天,所以巷里的行人很少,虽能遇见三三两两撑伞的行人,但都只是静静地迎面而来,又再静静地擦肩。

偶尔,屋里的老人透过窗户,笑着问:“你们拍照呢,拍老房子么?”当然,他们说的都是南通方言,我听不懂,我只能抱以灿烂的微笑,而此时袁同学总会和他们聊上几句。聊着聊着,我们就会被邀请进入主人的小院,看看院里的花草,看看院里的小猫小狗,还有老阿婆那满头飘动的白发。

袁同学说,寺街边上的小学是他的母校,但除了小学时期走进过寺街之外,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走的这么彻底。对于他来讲,寺街或许有更多的美好,就像寺街上他一定要拉我去的臭豆腐店,无论店址如何改变,而在他的心里,那一块味道熟识的臭豆腐里,或许搀杂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虽然寺街对于我来说,依然还很陌生,但我喜欢那样的生活气息,安静的,闲适的,像历史的画面静止,岁月悠悠流淌……希望寺街能永远幽静,希望这最后的历史能得到永远保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