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我在拉萨过大年

2012年06月15日 04:25 西藏旅游

背着整条羊腿的汉子,背着小孩采购年货的牧人们,背着各种各样美丽酥油花的艺人,扎着满头乌黑辫子的妇人们,我与他们擦肩而过,空气中散发着丰富而香甜的味道,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新年的喜庆和忙碌气氛!

终于迎来了藏历新年!

在西藏,每天都像在过节般热热闹闹的,一出门就能看到藏族同胞身着绚烂服饰笑盈盈地走在大街小巷,转经、买卖、闲聊,互道“扎西德勒”。现在,在我们老家过年都没有这样欢腾,无非大家伙聚在一起吃个团年饭。小时候那种关于新年购年货,穿新衣,讨压岁钱,拜屋神祭祖宗的感觉都越来越淡了。还有记忆中的浓厚美食香气,每家都在准备年货,谁家在蒸糯米灌藕,谁家在烹狗肉,谁家在焖红烧大肠,谁家包粽子,谁家蒸团圆粿,在桥头一闻就知道了,这种感觉啊,现在只能在记忆里找到了。所以我索性在西藏过一次大年,这个连日常生活都像节日般的民族,会把最浓重的藏历新年过得怎样热闹呢?

购置年货,挤在八廓街上

快过年的拉萨街上拥挤热闹,好像全藏区的人都来拉萨购物了,要看拉萨市井,一定要来这里。

在八廓街上,人们穿戴着各种各样的新袍子和帽子,先朝佛转经再买东西。走在路上,红红绿绿撞击在一起,溅出斑斓的色块。但是他们对于自己的美似乎并不自知,或是并不觉得惊奇。我跟在这些身着新衣服的藏族同胞后面看个半天,那些古典大气的花纹和色彩都让人为之惊叹。实在忍不住了,我会冲上去问“您的衣服在哪儿买的”、“你的帽子可以借我看一下不”?而我得到的回应总是那么暖暖的,衣物的主人会很得意地告诉你关于这类衣物的购买地点和各地族人的穿戴风俗习惯等等一切。最后,我自己也穿上了过年的藏式小羊皮袄子,成天让自己沉浸在羊羔毛毛和酥油味儿中。

这时候到冲赛康市场附近,卖的全是原汁原味的藏品,全都是为新年而准备的。背着整条羊腿的汉子、背着小孩采购年货的牧人们、背着各种各样美丽酥油花的艺人、扎着满头乌黑辫子的妇人们,我与他们擦肩而过,空气中散发着丰富而香甜的味道,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新年的喜庆和忙碌气氛!

在这些年货中,有一种小物件显得更吸引眼球,它们一小袋一小袋地整齐码放在摊位的最前方,细看,里面装着青豆、辣椒还有些像草样的物件。我猜,这是不是什么调味品呢?后来忍不住问了一个卖这玩意的小摊主,结果他只说:“哈哈,那是今天晚上要用到的!”然后再不多言。这句话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藏历十二月二十九,吃古突,驱鬼魔

腊月二十九是藏历新年里非常重要的一天,好不容易等到夜幕降临,几乎是同一时间,全城的鞭炮响了,然后街上人声鼎沸了。

首先是大家坐在一起吃一种特殊的面疙瘩,叫“古突”,白天我看到的一小包一小包的玩意就是在这顿面疙瘩里用的——在一部分的面疙瘩里,包进了这些小玩意,据说吃到了该东西就显示此人的个性和预示着来年的运气。这既是种娱乐又是占卜。我觉得那就是新年的一种好玩的游戏。吃出羊毛的人,说明他心地善良;吃出辣椒的人,说明他性格泼辣。还有木炭表示心黑,豌豆表示圆滑,桃干表示健康,瓷片表示纯洁,盐巴表示屁股重(懒惰),蒺藜意味着对人尖刻。女主人还要做一个面人,脑袋小,肚子大,谁舀到它,谁就得挨罚,叫他学驴叫、装狗叫,还得喝九勺子面汤,喝不了就硬灌。“面疙瘩宴会”总是在欢笑和戏谑中结束。“面疙瘩宴会”结束后,重头戏才上场——开始赶“鬼”!

全家用糌巴捏制一个“魔女”和两个碗,把吃剩的“古突”残渣倾入糌巴捏成的碗里。由妇女捧着魔女和残羹剩饭跑步扔到室外,男人点燃一团干草紧紧相随,口里念着:“魔鬼出来,魔鬼出来!”让干草与魔女和残羹剩饭一起烧成灰烬。同时,孩子们放起鞭炮,算是驱走恶魔,迎来了吉祥的新年。

小巷里开始喧闹的时候,我刚开始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又是火又是呐喊,以为出什么事儿了。仔细观察,发现一般都是以家庭为单位,女人端着个糌粑做成的人形,还端着盒子或盆子在前面跑,后面男人们和孩子们举着火把在后面边喊边追,并一长串一长串地放着鞭炮,我听不懂他们在喊什么,我也狂想跟在后面喊一喊!

跑到空旷处,送“鬼”人燃起麦草,把那些关于“鬼”的东西烧掉,就可以庆祝赶“鬼”顺利了!当然在拉萨,很快消防队和环卫队会把这些“鬼”的灰烬残骸收拾得一干二净。腊月二十九日的传统驱鬼仪式,就在这种极其独特的娱乐活动中结束了。

把鬼驱赶到十字路口处,人们会共同歌唱赞门歌:

大门就是黄金的门,

洁白的“香布”是天上的云;

松儿石的门槛多美丽,

如意树的门极亮堂。

吉祥的大门朝向东,

日月的光辉照满家;

招财引福全满堂,

福气上升高又高。

我们赶走家中的鬼,

邪气晦气全灭亡;

干干净净回来了,

请给我们开大门。

新年伊始,为来年献上一盒切玛

早晨起来,发现邻家的大门口“开”出了美丽的“白花”,这也是藏历新年的一个吉祥物。人们还要在大门前用石灰、白漆或糌粑画上象征吉祥、永恒的“十”,或表示太阳、月亮和青稞麦穗的图案,都像极了我们汉族人新年贴的春联、福字。

在藏历新年,家家户户都供“切玛”,人人都尝“切玛”,来客人了还得献“切玛”, “切玛”是每家每户都要准备的。这其实是一个用木头做的,外面画着各种图案的五谷斗,斗里面一半装炒熟的麦粒和蚕豆,一半装糌粑面和人参果,斗上还得插青稞穗和酥油花,有些人家还用酥油塑个彩色羊头,叫“隆过”。还要用水浸泡一碗青稞种子,使其在新年时节长出一二寸长的青苗。“切玛”和麦苗供奉在神案正中,祈祷来年五谷丰登。我想来年,也让阿佳拉帮我准备好丰盛的“切玛”和青稞苗,祈祷来年的丰收!

正月初二开始,藏族同胞开始走亲访友,客人进门道一声“扎西德勒”,主人也会回敬一句,有时会赠哈达。迎进屋后,主人便端来“切玛”,客人抓一撮糌粑麦粒,先在嘴里尝一下,然后朝空中抛三次,以供奉天神、地神和龙神。紧接着,主人便敬酒啰,喝酒前,也得用无名指蘸酒,弹洒三次,也是供奉神龙的意思。为尊重主人,客人必须三口喝完一杯。如果喝不完,好客的主人则委托亲戚好友唱歌劝酒,歌声一落,客人一定要一饮而尽。

正月初三,大家都要去山上插经幡,祭山神水神。我们住的地方周围都是原住民,每家每户要上楼顶换上新经幡,烧桑祭屋神。我可惜上月内早些时候没买上,到后来就买不上了,本来想学着祭下屋神,结果成了看别人祭了!

藏族同胞好歌舞,常会在空旷的地方,穿上鲜艳的藏袍,大家围成圈跳锅庄,但现在的拉萨,有各种各样的迪厅酒吧,藏族同胞叫朗玛厅,大部分年轻人都开始去那样的地方喝酒娱乐了。喝得热火朝天,唱得热火朝天,跳得热火朝天!如果你从朗玛厅走过,你都可以感觉到从那里面放射出来的热力!